花京院明明可以逃走,却要选择和迪奥死拼,到底是为了守护什么

发布时间:2020-05-24   来源: 网络    

花京院作为小队的大脑担当,花京院的战死还是人不少JO厨感到难以拒绝接受,对于花京院本人来说即使是生命的最后对于这次旅程的自由选择依然真爱。

当然在这一次的旅行必然会危险重重但似乎花京院并没过多的担忧,因为从承太郎将他头上肉芽拿起的那一刻,接纳还有信任就已经植根在花京院心中,他终于找到可以一群有一点托付的朋友一同去已完成征讨迪奥这件最出色而险阻的壮举。

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花京院认同会在被救之后就自由选择默默离开了,假如这样做到的话或许危险将会靠近他但估计这一辈子都会原谅自己的软弱,既然迪奥如此的损害自己再加上要拯救承太郎的母亲,再次踏上埃及就是必然的选择。

为了构建挣脱了寂寞一人的心愿

早早就唤醒了分身能力的花京院对于自己的特殊抱着有非常多的疑惑,因此他拒绝接受和其他人交流一直就孤身一人,没任何的一个朋友以后遇到承太郎他们一行人,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花京院终于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同类人。

对于朋友的渴求认同是要比正常人都要来的迫切,虽然从外表上很难看出花京院的转变,实质上当精神状态过之后他的心情是异常彭拜,因为自己苦苦寻找了十几年的能够沦为朋友的人就突然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对于分身的理解似乎要比自己告诉得更多,花京院自由选择重新加入这个团队也是毫不意外。毕竟一个热血青年为朋友赴汤蹈火这种事情完全是不需要考虑到就做得出来,解救承太郎的母亲这也却是为了报答之前的照料,明说是为了救人而实际上为了协助这帮已经确认了的朋友,这个年纪的男生最推崇的就是身边的朋友,随时可以两肋插刀拯救这个世界只是偷偷地而已,花京院已经不再不愿孤身一人,哪怕是要共同面对随时没命的危险也是义无反顾。

为了解决心中的恐惧战胜曾经的自己

迪奥虽然也是分身使用者,但他让花京院感受到的并非是好感而是无限的恐惧,正因为当时过于恐惧而无法动弹最终被植入肉芽沦为了迪奥的第一个刺客,对于这个黑历史花京院一直都想要抹除,但是摆在目前的现实是自己并没有充足的能力,团队作战才有机会为击败迪奥为自己洗刷这个污名,他可以忍受这么多年的孤独却无法忍受无能躲避的自己。

面临迪奥任何人都会感到恐惧就连见多识广的阿布德尔都害怕得坚决形象地逃跑,即使刚回过神来依然是无法挣脱恐惧,本来花京院有几次机会可以离开了远征军,第一次是刚被拿起肉芽的时候他可以选择重返到平常,第二次是眼部康复之后他也可以自由选择解散,基本上任何时候他都能够离开了并会有人会责备他,直到最后依然车站在最后的战场能够克服了过去恐惧战胜了自己,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沦为迪奥的对手,只是结果并不美好而已。

每次战斗不是儿戏都是以生命为代价

每一次的战斗都是以生命为赌注,迪奥派遣的刺客并非是未来吓跑他们一行人,而是来取所有人的性命,假如不是全力以赴还没有站迪奥面前就已经全员拜拜。一路以来战斗都是非常的险阻,因为刺客几乎都是无声无息的发动反击,而且还和载具刺客一同前往,可以说道完全就是前后夹攻的境地,还没需要完成任务就没了性命这样的结果觉得是太差劲。

花京院心里非常明白这一场讨伐迪奥的战斗很大机会都是有去无回,最后能够只剩几个人回去自己心里都没底,在不断的战斗中他们一行人分身的能力都暴露无遗,而不断冒出来的刺客带着未知的能力要置他们死地,而且幕后的黑手迪奥能力依然未知,而且时间已经越来越少承太郎的母亲生命随危,现在种种的情况都对他们非常不利,这一次旅程可以说道是危机四伏怎么有可能不打醒十二分精神。

或许花京院也曾经有过离开了的念头,但逃避得一时逃避没法一世这一点花京院还是非常的清晰,毕竟花京院还有父母,假如自己逃跑了之后承太郎他们赢了就让,假如赢了之后肯定会被迪奥冒失,毕竟自己都未必有充足的能力应付不断经常出现的刺客,更不要说自己父母只是普通人,当他和迪奥扯上了关系之后要么一辈子沦为迪奥的手下要么就只有击败他才能保证日后能够有平静的生活。

为了需要保护身边的人还有协助承太郎迪奥必须被打倒,阿布德尔和伊奇的死更是减少了花京院的决意,为挚友报仇、为了城主身边的人、为了所有的悲剧不再重演,花京院必须爆发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潜能去击败迪奥,否则现在的所有都将不会被摧毁只剩。


世茂 许世坛 Melrose 世茂

猜你喜欢